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画地为牢》[cp]#周宗##尊礼# 同人文 微虐+完结+一发完+原著向

1
世界上没有苦衷和不得已这种事,只有发生了和没有发生。
所以当亲手杀死周防尊以后,宗像礼司面对吠舞罗众人的失望愤恨并没有什么想解释的。
事实就是,他杀了那个男人,那个有着凶恶外表温暖内心的男人,那个有些鎏金色眼瞳、火红色头发的男人,那个会无奈温柔地叫他名字的男人……
那个男人死了,“迦具都事件”不会重演,时刻绷紧的神经可以放松一会了,S4面临处理的吠舞罗惹出的事件可以少一点了……
可那个男人就这么死了,
那么随意自在地迎接他的刀锋,为了十束多多良可以做到一切……

那家伙就是这样啊,看起来对什么事都无所谓、都不在乎,可是却一根筋犟到死……
他认定的事,是豁出性命都要做到的。
好像生命无所谓,羁绊无所谓,他宗像礼司会伤心也无所谓……
-
-
头又开始痛了,胃也开始痉挛似地抽搐。
宗像按住突突跳着的太阳穴,闭了闭眼。
夜晚的大海像一块灰色的、柔软的海绵,在迷茫的海湾里隆起。
在持续的雨中,眼前一切都变得模糊而遥远,仿佛镜花水月。


------好冷


宗像抱紧了自己,自从学院岛一战以后,他的身边再也不会有一个人默默陪着、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你在哪


他的身体被冬日里这场罕见的大雨冲刷着,带走他身上仅剩的温度。


------周防



怎么回到家的记忆已经模糊,换下衣服,草草擦干净头发上的雨水后,宗像礼司将自己埋进冰冷的被褥间,身体强制命令意识沉睡。

宗像是因口渴而半夜醒来的,喉咙发痛,意识昏沉。
他费力地抬起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
温度烫人,比周防的体温还要高。
他意识到自己在雨中近乎自虐的做法引起了高烧。
身体十分不舒服,喉咙强烈地表达着对温水的渴望。
“周……”
宗像本能地呼唤着这个人的名字,想要他帮自己倒一杯水,
嘶哑低沉的声音转了个圈,宗像自嘲地笑了笑,闭上眼,任身体如何抗议,他也无动于衷。
独自一人和变成孤单一人是不一样的啊。

如果就这样也好,周防,你在的那个世界……应该很温暖吧
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秒,宗像礼司这样想着。

评论
热度 ( 23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