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锤基】灰烬3

冬日确凿已经降临了。
loki在牢中得出这个结论——届时他像是又受了一场酷刑。
太冷了,他整个人从里到外“呼呼”冒着寒气,双手双脚像是灌满了冰渣,又麻又痛。
简直让他怀疑自己体内那不入流的“约顿海姆基因”是否只是徒有其表。
loki开始在牢房里像个困兽转圈,以此来安慰他咯咯作响的关节,他用冰冷的手捂住同样温度的耳朵,在这情况下仍保留着邪神的高傲。
他开始咒骂起Balaur,那个眼光短浅智商堪忧的所谓光明之神,其实质也不过是向Odin拍须溜马,无趣的就像白噪声。
而更让loki厌恶的则是Balaur一身金灿灿的穿着,那些侍女是怎么评论这身可笑装束的?
“Balaur大人像是天上的光辉之主降临,哦快看,大人的笑容!天呐,诸神保佑,大人真像太阳一样简直要把我熔化了。”
——然后你就会散发出烧焦了的羽毛的臭味。当时loki翻了个白眼,在他看来Blaur身上那些金灿闪亮的东西活像它的主人誓要把敢注视他几秒以上的而闪瞎而拼命往自己身上套加滑稽的装饰。
光明之主?光与温暖?
开什么玩笑,什么时候能让这见鬼的牢房温度提高一点点才算不辱没了他的神阶。

就在他低声咒骂着、步伐越来越凝滞之时,整个天宫约顿海姆人最挂念的人来探望他了。
他能感受到那个人就现在他身后,用惯常的,温暖的,柔软的目光瞅着他。
loki闭了闭眼,他藏下脸上各式的神情,将双手妥帖垂下,转过身去,已然是一个犯了错的,眉目乖顺的孩子。
loki的喉头滚动着,半晌艰难又轻柔地吐出称谓。
“母亲。”
Frigg用他最熟悉的蓝眼睛瞧着他。经过一场又一场的变故,loki能看到她的掩藏的很好的疲惫,和眼睛里闪烁着的对珍爱之物失而复得的欣喜。
疼爱幼子的神后注意到loki冻得发紫的嘴唇,也注意到了关押loki牢房不寻常的温度,
Allfather力压众议,免除罪犯loki的死罪,而只是关押着他,引起了很多本来就对邪神充满怨愤的人的不满。
他们对loki的生死没有权利决定,那么暗中做点手脚还是可以的。
幼稚的小戏法——loki在内心嘲笑。
Frigg走近loki,怜爱地摸摸阿斯加德近来最臭名昭著的恶人的脸颊,语气自责:“对不起loki,我没能早点来看望你。”
loki抿着唇笑了,背着Odin、穿过层层阻碍来看望他,Frigg为他做的事越来越冒险了。
Frigg对他的爱从未改变。
即使他差点毁了中庭,即使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即使他是阿斯加德父母口中恐吓孩子的怪物,Frigg对他的爱一如往昔。
一个母亲,一位女性,如何能爱着并一直爱着敌人的子嗣?
loki不去想,他回抱住了Frigg,动作小心轻柔,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的尖牙利爪不会去伤害这世上唯一真切爱着他的人。
Frigg一边拉起loki的手,一边检查着他的伤口。
loki刚被Thor带回来时满身伤口,却又憋着不表现出来,被带回来后接着押到Odin面前,然后马不停蹄地被投放入狱,Frigg根本没时间去查看loki到底伤的有多重。
loki看着Frigg,很乖巧地笑着,“没事的母亲,中庭人只是对我的表层造成了伤害而已”,说着他还伸出手向Frigg展示手臂上粉色的结痂。
聪慧先知如邪神,早已考虑过Frigg可能会查看他的伤势,于是将严重的伤口提前都修复好,譬如他断掉的三根肋骨、刺入他肌肉里的骨刺,他不想Frigg因此担忧。
可他却疏忽了一点——他已不够多余的法力来取暖了,Odin限制了他的法力,修复伤口其实并不需要多少法力,但在Odin的约束下,他需要成倍的法力去掩藏伤口。


Frigg哀伤地瞧着他,不去拆穿谎言之神不及格的说辞。
Frigg拉着loki的手为他揉热,一边用轻柔的,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loki,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比别的学习魔法的孩子都要优秀努力,不是因为你在比赛上获得了第一名,也不是因为Odin千年前带回来一个孩子交由我抚养时对我说的话,哦loki别失落别去想它……”
Frigg捧起他的面颊,loki能闻到Frigg发间佛手柑的香味,好像还有风信子的味道,那是在Frigg的花园里,loki他们一起种的花朵。
loki渐渐放松了下来。
“loki,我爱你,我爱你打着卷的黑发,我爱你清冽宛如黑松石和琥珀结合体一般的眼瞳,我爱你的淘气,我爱你的调皮,我爱你的恶作剧,我爱你孩子气的言语,loki我爱你身上的每一处,因为这些加起来才能组成一个独一无二的你,这世上独一无二,最好的最好的、我的儿子,loki。
我不在乎你的族裔关系,loki,由爱组成的羁绊比血缘更牢固,
loki,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以后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无论你会成为怎样的人,
loki,我的儿子,
一定要记得,我爱你。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