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尊礼 】《牛郎店的狮子先生》1

在日本,牛郎店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即使是做男客人生意的店。
----------
而吠舞罗就是这样一家店。
它的装潢是标准的酒吧配置,在圈内小有名气。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光顾,
店本身却是个规规矩矩的清吧,不接受身体交易。
与平常的牛郎店不一样,店里的牛郎可以凭自己的喜好挑选客人,而不会受到客人的抱怨。
被拒绝的客人大多笑着说一句「真是遗憾。」
而绝不会为难店员。
-------
这家店的老板叫草薙出云,是个优雅的年轻人。
店内橘色的灯柔和地亮着,音乐也是舒缓的小提琴曲。
白天和正常的酒吧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更优雅一点。
晚上便开始真正的,名为「吠舞罗」的生活。
意外的,调酒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老板亲自上阵,那个名为草薙的俊朗青年唇边总挂着和煦的笑意,手指翻飞间,一杯杯绚烂的饮品摆在客人面前。
而对客人来说最难得的调酒师,是一个神色随意一头红发的调酒师。
据说他从不管客人点什么,只做自己想调的酒,而且极少露面。
且一次调酒只负责一位客人,无论他选中的客人要的是一杯还是酣饮至天亮,他只服务一位。
与这位调酒师同样神秘的是「吠舞罗」的高层员工,轻易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
夜晚的「吠舞罗」迎来了比白天更多的客流量,店内不仅有穿着秀雅西装、端着银色托盘的服务员,还有或儒雅或妖媚各种形形色色的客人穿梭。
属于「吠舞罗」的夜晚来临了。
---------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杯了,宗像礼司轻轻揉了揉眉心,这是他第一次来这家名为「吠舞罗」的酒吧,在这之前,他连这家店听都没听过。
连续工作已经近三天了,在三天中几乎不眠不休,与下属一同死磕,终于解决了那个令人头疼的账户问题。
可能是连续几日精神被迫极度集中,此时突然放松想要休息,却偏偏不得办法。
是的,他宗像礼司有一天要借助酒精来帮助自己睡眠,被那些对手知道还不得嘲讽一番。
但宗像此时已不想去想那些了,他微眯着眼,端查着手中的酒杯。
琥珀的酒液荡漾着,可以透过玻璃看见对面调酒师火红的发色。
在宗像喝第一杯酒的时候,还是一个戴着香槟色眼镜的店员替自己调酒,
再一抬眼,瞬间就换了另一个人。
微怔后,宗像自然地把空杯放到调酒师面前,
无论是谁,有酒喝就无所谓。
--------
几杯酒后,对面一直专注于摆弄酒杯的调酒师停了动作,放下手中的鸡尾酒,神色平淡地看着宗像。
“有什么事吗?”宗像注意到对方的视线,抬头露出一个标准的礼貌微笑。
对方没说话,只是又拿了个杯子,倒进温水,放在桌子上推给宗像。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宗像看着那杯温水挑眉,总觉得被对方无声地嘲讽了。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