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尊礼 】《牛郎店的狮子先生》2

难受的话就走吧。”调酒师说出了今晚上第一句话。
调酒师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嗓音还带着随意淡漫。
宗像的脸颊已经有些醉红了,却还是客气道,“承蒙关心了,但是不必要,酒我是经常喝的。”
而实际上宗像除了18岁生日那天喝了几杯啤酒后,基本就没有喝过酒了。
调酒师盯了他一会,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呵”
宗像抬头挑起眉毛,神经因为酒精的影响有点混沌,说出的话逻辑也有些混乱,“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是对在下的酒量怀疑吗,你的头发用了不少发胶吧,如果你认为我喝醉了的话那你就错了,哪里来的烟味……”
调酒师沉默了一会,拿过宗像手中的酒杯,慢条斯理地说,“你喝醉了。”
“是吗……”宗像用一手撑住下巴,睁着朦胧的眼肆意地打量着对方。
调酒师与店内服务员的穿着格格不入,竟只是套着白衬衫,袖口挽到肘部,衬衣纽扣敞开两颗,露出一小块精壮的肩部肌肉。
-
“你叫什么名字?”宗像醉的嗓音已经有些低哑了。
调酒师抬头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他的问题,“你难道不知道问别人名字之前应该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吗?”
“宗像礼司,礼节的礼,司法的司。”宗像依言回答。
调酒师陷入沉默,就在宗像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之后,低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却压低了声,仿佛不愿让旁人听到,
“周防.......尊。”
知道了调酒师的名字,宗像扭头观察着店内的情况,
基本上一位客人身边都坐着穿正装的服务生,没有的也与其他客人相谈甚欢,一片言笑晏晏。
宗像总觉得这场景有些诡异,但哪里诡异又说不上来。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倒是头越发的昏沉,随即俯身把脸贴在吧台上,滚烫的脸碰触吧台,很舒服,
“喂,你这家伙……”周防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宗像睁眼看向那团模糊的红,声音闷闷的,带着疑惑,终于想到了困扰他的诡异情形在哪里,
“周防……你们店里……没有女性客人的吗?”
与尾音一同消失的还有他的意识,所幸酒精终于起到了预期的作用,
在高强度的工作之后。


评论
热度 ( 23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