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尊礼】Assure

OOC娱乐向哈哈哈
没错这个老变#态又来了哈哈啊哈

因为很久没有写尊礼所以ooc预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名鼎鼎的——以冷静理智著称的青之王,内心升腾下一秒就想要毁灭目前状况的无力感。

他被无色变成了一个女人。

宗像礼司穿着一身令他如坐针毡的白色洋装——委实说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衣料会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蓬松柔软的布料顺滑又闪着绸缎般的光泽。领口点缀着一颗暗华流转的大溪地黑珍珠——可谓质地不凡不是吗。

但他一点也不为这身昂贵润泽的装饰高兴。

宗像低下头,能看到两侧的鬓发顺着他的动作搭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他看着比自己原本手指更为圆润小巧的骨节,认真的思考用这看起来甚是柔软的拳头会造成怎样的一击。

哦是的,s4的室长、青之王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

他在夜总会,一个包厢里——沉默地坐在离舞池最远最黑暗的沙发上——
缭乱刺眼的彩灯摇晃让他眼睛生疼、嘈杂刺耳的音乐——以宗像礼司的审美来看那根本不能称作为音乐,这会令一干沉睡在世人赞誉声的音乐大家无视已处于天堂的事实而奋起抵抗的,这噪声撕扯着他的耳膜。

他是承载着“秩序”的青之王,对于这种混乱嘈杂的场面有着无法抑制的厌恶。

宗像礼司漠然地看着这一池子缭乱疯狂的男女,手肘撑在身旁沙发扶手上,手指交叉置于唇前,准备着关于逃脱出这个见鬼地方的理论到行动的转变。

无色当然没有能力封印着他的王力,然而——青之王看着同样坐的远远的男人的身影,额头突突地跳了一下。

宗像不想知道为什么那个向来狂傲自大、目中无人的赤之王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该在吠舞罗的酒吧当一个无所事事的沉睡的白痴的。

但宗像礼司一点都不想让周防尊知道这个穿着裙子的“女性”是他——周防尊对于宗像的能量波动甚是熟悉,所以宗像无不确认如果他使用王力去为他争取出逃的道路的话,怕是以后看到周防尊对方就会嘲讽自己了——穿着公主裙的宗像小姐。

宗像沉着脸把自己的指节捏响了。

包厢的声音很大——他固执的不想称这种摧枯拉朽着他的耳朵的噪音为音乐——所以当一个人的脚步声掩盖在其中时,就算是他也过了一会才得以察觉。

可惜晚了——宗像被人抓住了手腕,并被用力地从沙发上拽起来。

那是一位中年妇女,出于对女性的尊重宗像没有反击,他凭着妇女脸上厚重的妆容和廉价的香味得知她的生活并不富裕。

妇女脸上皱纹间夹着的粉脂浓重,在这种阴暗的环境下,宗像仍能看清那些白色的粉末是如何随着妇女的动作而落下的。

这时妇女扣紧了他的手腕,她涂着血红甲油的指甲掐进宗像的皮肤,继而她恶狠狠的在宗像耳边威胁出声,“新来的,最好不要玩小手段,在这里自视清高可不受欢迎,如果今晚的收成达不到标准,我恐怕会有你恐惧的命运等着你。”

宗像微笑着看着她。

妇女市侩精明的眼珠在这包厢中转来转去,寻找着那些身旁女伴尤少的客人,随即用毋庸置疑的力度推着宗像向那位身旁尤为冷清的客人前进。

宗像礼司被人推搡着,看着距离那个男人越来越近瞬间脑中警铃大作。

妇女满意的在宗像背后用力推了一把,确保宗像能落进那个男人的怀抱,随后还不待她暗自庆幸自己今晚的收成情况简直是大获全胜,突然之间她的脸色变得尤为的惶恐,或者惊恐。

宗像一只脚踩进男人的双腿之间,距离男人的私处只不过区区几厘米——让人甚至都怀疑是否他的鞋尖已经触碰到了男性最为看重的部位。

同时他的手肘撑在自己抬高的膝盖上,手臂横置,宗像记得他曾用这样的姿势踩在夜刀狗神朗的背上。

这位受惊的女性——如今宗像仍坚持这样礼貌地称呼她——瞪圆了眼睛暗示着宗像应出言道歉。

不可能。宗像在脑内想着。

宗像感受到一束带着警告意味的目光射在自己脸上,于是他低头坦然与之对视,坦然的好像刚刚差点一脚踩上去的人不是他一样。

周防尊还是那样一副傲然冷淡的样子,但是那双鎏金的眸子蕴含了警告。

宗像想也许是出于对女性的尊重使得这头狮子没有暴起,随即他纠结的想到他正好是这个得到周防尊尊重的“女性”。

这一事实令他不爽地皱了眉,但随即他收回所有动作,眉目平静的坐在了离周防尊相对较远的地方。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