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锤基】灰烬5

可怜可怜这个高三狗吧,一堆试卷还在挣扎码字哈哈哈

没有肾了不会好的

——————————————

“你是有多绝望,才会想到我。”

Loki松软地背靠着墙,看着他的兄长带着一身的水汽出现在眼前。
Loki牵动着脸上的肌肉,露出一个微笑,只是那笑容没有到达眼底。

妈妈应该已经完成葬礼了。他想。

Loki安静地低垂着眼,压抑住从脑袋里传来的尖锐嘶叫。

那是他内心的黑暗,已经快要撕裂他的心脏,将他推下深渊。

他的脑中仿佛有金鸣鼓擂之声,一下下撞击着太阳穴。所以他不得不长久的注视着地面,待至那阵眩晕感消除。
他需要时间去使他恢复成那个舌灿莲花的邪神。

“这是你弥补错误的机会,loki.”
他的兄长,阿斯嘉德的继承人,用一种冰冷顽固的声音开口了。
Thor的语气中再也没有曾经傲慢冲动的影子了。
他开始有一点他父亲——Odin的发号施令的姿态了。

Thor面无表情地站在光屏外,看着这个狼狈的阶下囚。

“我弥补什么,你找到我把以太塞进那女人身体的证据了?”
Loki抬起眼,眼底是Thor无法看懂的冷冽与愤怒:“还是说,你责怪我没有履行保护好那女人的职责,my bother?”

Thor沉默地看向Loki,他听懂了Loki尖锐的嘲讽。

于是Thor以一种寒冷的眼神斜睨着Loki,眼中像冻结的海面闪着锋芒:“不。你要偿还的是Frigg的错误。”

Loki的眼角以细微的幅度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空气以一种近乎凝固的状态沉寂着。

“那么,”Loki看向自己的脚下,那是一颗差点被他踩碎的葡萄——它来自于Frigg,“我会得到自由吗?”
“不,但你会使得良心受安,以至于在以后漫长的牢狱生活中品味这难得的荣耀。”

“所以我付出危险的、会激怒Odin的代价,最后将给予我一张滑稽可笑的奖状?”
Loki毫不意外地挑挑眉:“喔,它可真划算。”

Thor皱了皱眉,不甚赞同地盯着这个地牢中的囚徒。

Loki继续低头看着地板,他的脚上流了一点红色的液体,他对于那些杯皿的锋利程度毫不在意。他看到自己脚背上青色的血管,这颜色浮在皮肤上,彰显出这双脚的主人的苍白和细瘦。
Loki记得小的时候Frigg喜欢轻柔地亲亲他的脚背,她温柔地告诉Loki她很喜欢。

“成交。”

Loki很意外,刚刚还生生甩了他一巴掌的地球蝼蚁骤然就瘫倒在地,伴随着细若蚊蝇的呼吸声。
Loki幸灾乐祸地挑眉,“喔,她死了。”
意料之中他的愚蠢兄长立刻回头担忧地叫了一声:“Jane?”
得到了意志坚强的蝼蚁的回应:“I'm okay.”

Loki抱着胸好整以暇地立在一边,时不时出声干扰一下正手忙脚乱——据当事人说是“控制着”这艘飞船——的掌舵手。
“我认为如果你到了中庭,当地政府如果不给你开暂时性居住证,你只需要一辆车就能威胁他们了,毕竟没人愿意走着走着就被一辆扭曲前进的车撞飞——即使是超级英雄Thor也不行。”

“嘿,你撞到你可怜的爷爷了,他在英灵殿会狠狠地诅咒你的——不得不说那雕像真是太丑了。”

“我觉得这个可怜的中庭蝼蚁最后不是因为体内的以太而死……她会因为你糟糕的驾驶技术心胆俱裂的——要知道这个种族是多么的无用。”

Thor终于不耐烦起来,扯着Loki的领子把他丢出了飞船,随后将Jane安全地抱下来。
Loki半倒在仓板上,看着Thor将Jane轻柔地安置好后又盖上一层被子,一瞬间心脏像被塞了个柠檬,酸涩肿痛得让他直皱眉。
Loki望向了他刚刚被丢下的那艘飞船,和它身后紧追不舍的两驾飞行器,对于阿斯嘉德军队的追击能力不置可否。

他撑住自己,好让后腰上的伤口离那道该死的船辘远一点,仍然一脸的恶劣笑容:“学会转移目标了?哦我亲爱的哥哥,我是否该夸夸你你那满是肌腱的脑子终于破格伶俐了一次吗。”

Thor对他的嘲笑置若罔闻,转身盯着前进方向,同时用身体为Jane挡住寒风。
倒是范达尔看了看他,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Loki又是往常的神情,盯着远处似伏兽脊背般起伏的山峦,表情无喜无怒。

范达尔撤离飞行器时竟然还慷慨激昂地喊了一声“For Asgard.”
满脸严肃得仿佛刚刚违规挪用飞行器、帮助通缉犯叛逃的人不是他一样。

是的,通缉犯。
Loki以一种难以捉摸的阴恻神情摸着下巴,想到那位恪尽职守的守门人时不由翻了个白眼。
那终年用他灰暗眼珠盯着阿斯嘉德一切情况的守门人想必已经报告给了Odin——他最得意、最看重的继承人带着作恶多端的邪神叛逃了,恩,可以不用算上那个中庭蝼蚁了。

瞧瞧,亲自发布诰令通缉继承人的、身心俱疲的众神之父,一定非常的,非常的狼狈。
Loki勾了勾嘴角,还算是有趣的馈劳,他想他能保持一会儿的好心情了。

随即他的目光落在Thor与那个中庭蝼蚁十指相扣的手上。

Loki俯视着Jane,不得不说她满脸苍白痛苦的隐忍表情真是很好的观赏风景。Loki斜目,而相比较之下旁边的傻子肌肉男一脸担忧心疼在Loki看来无疑是非常的扎眼。

于是他坐在角落,找了个较舒服的地方去缓解他的满身疼痛。
他浑身的伤口都在叫嚣着不满。

魔鬼在逼近,潮湿的黑暗在滋生。

最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谁都没听见。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