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裘杰】独行

*这篇就是娱乐向,第一次写裘杰有点涩
*夏宸大大真好啊   裘杰太太们都是珍宝啊珍宝  并谢谢夏宸大大同意我入群
*以我幼稚的笔触去描绘我心中的他们
*ooc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偷偷挂一下大大应该不会打我嘿哟 @夏宸。

————————————————————

其实Jack偶尔还是会怀念在伦敦的那些日子。

伦敦的雾冰冷,低沉,带着那个蒸汽城市所有的厚重气息。

那个时候大批人都认为伦敦就是他们心目中的伊甸园,他们没看到十九世纪后期的伦敦,当时的英国有钱人以坐汽船游览伦敦的泰晤士河为时尚。河中有许多巨大的蒸汽轮船,正发出呛人的浓烟,岸边工厂排放的污水,使河水变得混浊不堪。

但当他从冰冷黑暗的房间中醒来,看向窗外铁一样沉重的黑夜,总是有一种归属感。
他很享受那种冷气流侵蚀肺泡的疼痛。

在雾中穿行时,他的刀刃总是会凝起一层水珠。

他踩着舞蹈,他舞着刃光。
他在这冰冷的街巷寻找他的猎物。

那些酒醉的流莺拎着靛青的皮鞋,脚跟在湿润的砖石上扣响。

他摁住她们的口唇,他的刀锋吻过她们的颈项。

他在不甚明朗的夜晚抬头端详他的刃爪,碎肉随着鲜血从雪亮的刀锋上掉落。

他能听到黏腻的流动的声响,那声音让他更加兴奋。

他把这血腥气搅着浓雾拆分入腹。

这是恶魔的咏叹调,这是地狱的百老汇。
这是来自深渊的死魂灵。

Jack对他的艺术品优雅地脱帽行礼,他的杰作伤口外翻,皮肉撕裂。这是他今晚份的艺术展览。

————诚挚地邀请您步入恶魔的舞池,我尊贵的小姐。

后来他被邀请到庄园成为一名监管者,更随心所欲地履行他嗜血的职责。
在其他人值班时他坐在大厅,像个真正的绅士般品着锡兰的红茶。
那面白色的面具放在手旁,他露出他苍白英俊的面容。

厂长里奥今晚值班,蜘蛛总是阴郁地坐在角落织她的玩具,鹿头班恩在保养他的锁链。
而那个美国来的红发小丑冒失地拄着他的火箭筒重重地坐在Jack旁边,沙发因为这粗鲁的动作扬起一阵浮尘。

“你这装模作样的腔调真令人恶心。”
Joker看着Jack优雅的坐姿不由恶狠狠地嘲讽出声。

但其实不错。Joker想。

Jack身材硕长细瘦,皮肤苍白,一口伦敦腔总是优雅疏离。

Jack也是庄园人气最高的监管者。

Joker看不惯他将那些求生者抱进怀里,过一阵再淘汰掉的做法。
而Joker扛着他的火箭在狩猎场大开大合四处收割,撞开一切前方的蟊蚁。

“除了肌腱您的脑袋里就没有别的可取之物了吗?”
Jack用他一贯的冷漠语气回应道。

班恩瞅着他们,随时准备用他的锁链锁住他们其中的一个来制止一场随时可能来临的争斗。
Jack的尖刃闪着寒芒在桌上敲击,笃笃地发出声响。
而Joker的鲨鱼齿尖锐地闪着寒光,班恩毫不怀疑地认为Joker会一跃而起咬上Jack那看上去非常脆弱的脖颈。

“Jack,到你的场合了。”
里奥嘶哑的声音打断了这大厅剑拔弩张的气氛。

“是的,先生。”
Jack礼貌地起身行礼,揭起那面白色的面具覆在脸上。

他走向那代表着狂欢与杀戮的乐园。

没人知道他是谁了。

他隐身入沉雾。

————————————
*我也不知道这玩意会不会有第二章哈哈哈
*再次感谢夏宸大大和所有的裘杰太太们。

评论 ( 12 )
热度 ( 90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