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君

周宗 锤基 EC 最近资源非常少 申请随缘居

【裘杰】独行3

*嗝后天高考,我还在这里皮
*Jack被鎏金击中的后续这样子

————————————————
Jack在颤抖。

但Joker想那更像是抽搐。

这位——在那些蟊蚁眼中可贵的绅士此时可怜地在他自己的房间痛苦着。

Jack侧躺在床上浑身发着颤,双手捂着腹部,他的背像一张拉到极限的弓一般紧绷。

——但这位绅士仍旧固执地不肯发出声音。

房间里扯上了厚厚的绒布窗帘,Joker伸手拽开了它们。

被突如其来的阳光刺激到的Jack在床上咕哝着咒骂了一句,随即闭上了眼睛。

这下Joker能看到Jack的脸了——满头冷汗,黑色的头发被汗水粘湿贴在脸旁,瞳孔灰黑而无神。他的颧骨潮红而脸色死白,嘴唇被咬得血痕斑驳。

“Jack。”

“看在上帝的份上!Joker,把那该死的窗帘拉上!”

实际上Jack并不是基督徒,但此时无论是上帝还是撒旦,谁都好——他的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快被突兀的阳光照瞎了。

像他这样生活在黑暗中的蛾子,本就没有资格堂而皇之地生活在阳光下。

班恩站在床尾语气平静地陈述事实:“Jack,你的情况不太理想,里奥向庄园主要来了释解剂,那可以稀释鎏金,但会很痛苦。”

“无所谓。”
Jack紧皱着眉头,他从出生便是厄运,那愚蠢的神父宣判他是魔鬼的化身。

——他为豕犬,他被厌弃。

没有什么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但那一管子橙红的液体推进他身体里时,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点燃,像是熔铁在他的血管奔腾,又像是硫酸舔着他每一个细胞。
Jack压抑不住地低叫了一声,左手锋利的爪刃猛地洞穿床板,在疼痛之余Jack悲哀地想到他今晚可能要睡地板了。

同时释解剂中的安眠药成分开始起作用,作为一个杀手,他不能容许自己在其他人面前陷入睡眠状态,那代表他的安全不能得到保障。

但Jack没有接受过抗药训练,很快的,脑中沉闷的混沌感代替了一切,Jack眼前一片黑暗来临之前,他迷迷糊糊看到有人向自己伸手。

即使脑中叫嚣着危险,可那令人沮丧的困顿还是淹没了他。

班恩收回手,把睡着的Jack扶好,向里奥点点头:“烧退了。”

Joker只想翻白眼,他来到这令人作呕的房间里唯一的作用是扯窗帘?
——浪费时间。

Joker刚抬起他唯一的右腿打算回去休息,一直沉默的里奥叫住他:“Joker,我和班恩一会都有事情,蜘蛛也不知道在哪里,现在Jack的情况不稳定,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看在这被火焰烧了喉咙的可怜人说了这么长一串的份上,Joker搬来一只椅子,一手扶着他的火箭筒,离Jack远远地坐下了,但那下垂的眼角昭告着Joker有多不满。

等里奥和班恩都出去了后,Joker才抬起眼,看着这个在梦里也不得安宁的病人。

Jack的眼球在眼皮下快速滚动着,时不时因为身体上的疼痛颤抖一下。

Joker真想把Jack这滑稽可怜的模样给那些爱慕他做作举动的人看——看呐,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像可怜的小老鼠一样抖个不停呢。

Joker慢吞吞地扯了扯嘴角,在这死寂的房间里尖锐地笑了几声。

Joker注意到Jack脖子上有几道时间久远的疤痕,一直从喉结贯穿到领口下,是否还会更深Joker就不知道了。

他对撕扯男人的衣服没有任何兴趣。

但偏偏——Joker的机械脚踩在年久失修的木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一步步靠近那个睡着的人,像捕食的鬣狗靠近猎物。

可惜Joker对茹毛饮血毫无兴趣,他有些粗鲁地扯开Jack的领口——而这被病痛折磨着的杀人犯没有任何抵抗。

其实Jack很白,苍白。
Joker想是不是因为伦敦那些久蛰天空的云雨层,使得这个来自伦敦的伪绅士得不到充足的光照而展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

Joker的目光继续下移——脆弱的、仿佛一捏就会断掉的脖颈,笔直的锁骨,和那些丑陋的刺眼的伤疤。

那些疤痕有些年头了,它们盘踞在Jack的身上,狰狞突兀,一直从喉结处蔓延到胸口。

——可杀人鬼,不就是与痛苦、与伤疤共舞的恶魔么。

——————————TBC

*我有wacom板子啦,暑假最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来练习,先用sai.1吧【点头】sai.2到时候在鲤川家买【如果高考成功】

评论 ( 11 )
热度 ( 75 )

© 岚君 | Powered by LOFTER